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廣告門戶網 >> 廣告新聞 >> 網絡快評 >> 財經快評 >> 正文

透視互金助貸模式:關聯擔保之憂 增量轉移之術

責任編輯:佚名    新聞來源:國際金融報    新聞日期:2019/6/18

  近日,360又布局了一家新的融資擔保公司。


  根據天眼查信息,上海三六零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已于5月20日在上海注冊成立,其兩大股東分別為北京中鑫保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80%)和北京奇才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0%),法定代表人為吳海生。公開信息顯示,吳海生是360金融總裁。


  在互金公司紛紛向“助貸”模式轉變的情況下,融資擔保牌照成了“香餑餑”。


  但助貸業務瘋漲的背后,也暗藏隱憂,各類“擦邊球”現象層出不窮,行業監管亟待完善。


  助貸業務大增


  樂信超70%的新增借款來自金融機構,360金融的這一比例更是達到79%,二者位居行業前列;拍拍貸一季度機構資金占比也已達30.9%,小贏科技為11.5%。


  助貸業務有多吃香,從上市系互金公司一季報中便可窺見一二。


  筆者梳理發現,拍拍貸、小贏科技、樂信、360金融、趣店等5家公司均實現 “開門紅”——業績同比出現不同程度的增長,而助貸業務成為有力的推手。


  財報顯示,第一季度,樂信促成借款金額201億元,同比增長35.6%;在貸余額350億元,同比增長64.7%;第一季度,樂信平臺上超過70%的新增借款來自金融機構,金融合作伙伴數量也已超過100家。


  趣店也持續深化與持牌金融機構的合作關系,截至第一季度末,該部分合作資金余額從上一季度的190億元增長至246億元,環比增長29.5%。


  360金融方面,第一季度促成貸款總額412億元,同比增長179%,其中79%的資金來源于金融機構。公開信息顯示,360金融已與工商銀行、光大銀行、渤海銀行、南京銀行及其他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信托公司建立合作。


  據拍拍貸聯席CEO章峰透露,第一季度,該公司通過機構資金合作伙伴促成的借款占撮合金額的比重由2018年第四季度的20.4%提高到30.9%。


  此外,小贏科技第一季度撮合借款業務總量中,機構資金(主要為來源于銀行和信托的助貸資金)占比為11.5%,已獲金融機構助貸等相關業務新增正式授信108億元。其中,4月份,小贏科技新增資金總額的25%來自金融機構,其預計到第三季度末,累計新增正式授信將達263億元。


  在分析人士看來,如果一家頭部公司做出轉型助貸的決定,可以說是“選擇”;那么,行業中的多數頭部公司都做出這樣的布局,這就是一種趨勢。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彥認為,行業呈現這樣的發展趨勢主要受兩個因素影響。“首先,從政策影響來看,在開展金融業務必須持有金融牌照的監管政策下,沒有金融牌照的互金公司盈利模式受到挑戰。而監管鼓勵部分銀行與具有金融科技優勢的助貸機構合作開展互聯網貸款業務。”黃彥談到。


  她進一步分析,“其次,互金行業已從暴利的野蠻生長階段過渡到行業整合、利潤下降的階段。在這一階段,互金公司(除兼具客戶與場景的大型平臺公司,如BATJ外)應轉變發展戰略,從全面布局到快速搶占細分領域。”


  同時,黃彥也看到了行業發展的另一些機會。比如,對于擁有場景及流量的大型公司可以轉型為平臺型財富管理公司;中小型公司可以專攻優勢細分領域,積累相關數據及技術。


  增資模式興起


  增信模式的興起主要與“141號文”的出臺有關,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


  據黃彥介紹,目前市場上的助貸模式主要有:客戶引流模式、增信模式、聯合貸款模式、科技助貸模式和債權轉讓模式。


  對頭部互金公司而言,目前比較主流的、受到監管認可的模式是金融科技助貸模式,而通過三方融資擔保公司來展業則屬于增信模式。


  增信模式的興起主要與“141號文”的出臺有關。2017年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141號文)。141號文中,監管對銀行業金融機構提出了明確的規范性要求:


  第一,銀行業金融機構(包括銀行、信托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應嚴格按照《個人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等有關監管和風險管理要求,規范貸款發放活動。


  第二,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以任何形式為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提供資金發放貸款,不得與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共同出資發放貸款。


  第三,銀行業金融機構與第三方機構合作開展貸款業務的,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業務外包。“助貸”業務應當回歸本源,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應要求并保證第三方合作機構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費。


  第四,銀行業金融機構及其發行、管理的資產管理產品不得直接投資或變相投資以“現金貸”、“校園貸”、“首付貸”等為基礎資產發售的(類)證券化產品或其他產品。


  于是,在“141號文”之后,不少助貸機構成立了融資性擔保公司,比如趣店、360金融等。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指出,一些大型城商行由于自身風控實力較強,對于與外部機構合作,只認可自帶流量、具有一定場景的大型助貸機構,如螞蟻金服、京東數科、360金融等,對于與自身沒有流量的機構合作非常謹慎且基本不承認助貸機構的風控能力。助貸機構要與銀行合作,首先得加強與增信機構合作,特別是保險公司和融資擔保公司。


  牌照價格降溫


  不少互金公司覬覦融資擔保牌照是因為也想跑上助貸的賽道。但隨著市場環境趨嚴,不少公司現在還要面臨生存問題,更不用談下一步發展了。


  被不少互金公司盯上的這塊融資擔保牌照貴嗎?


  5月30日,筆者以牌照購買者身份向牌照中介服務商彭天(化名)咨詢時,彭天表示,目前融資擔保牌照“比較難拿”,監管要求高,所以價格相對較貴。


  據了解,目前拿融資擔保牌照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是收購現有公司的牌照,變更工商信息;二是成立一家新公司申請融資擔保牌照。申請新的融資擔保牌照時,針對母公司的背景和利潤情況都有要求,條件非常苛刻。


  彭天還表示,現在融資擔保牌照也分區域,比如黑龍江的融資擔保牌照比較便宜。


  “以成立新公司的形式來拿牌照的話,黑龍江一塊5000萬元注冊資本金的融資擔保牌照均價大約在280萬元左右,其中需要實繳的注冊資本金由公司方面自己承擔;江浙滬,特別是上海的融資擔保牌照設立難度很大,近期除了360外沒有別的公司拿到;杭州新設立公司拿融資擔保牌照的價格大約在500萬元;福建、深圳區域的融資擔保牌照價格為400多萬元,不過目前福建的融資擔保牌照的通道也暫停了。”彭天談到。


  從彭天提供的辦理素材來看,在黑龍江設立一家融資擔保公司,需要兩家在全國任意地點注冊的、成立時間三年以上的“殼公司”作為股東;實繳注冊資本至少為5000萬元,需要出具驗資證明。


  除此之外,新設立的融資擔保公司擔保杠桿可達1:10;其業務范圍為貸款擔保、票據承兌擔保、貿易融資擔保、項目融資擔保、信用證擔保等擔保業務和其它法律、法規許可的融資性擔保業務;訴訟保全擔保、履約擔保以及與擔保業務有關的融資咨詢、財務顧問等中介服務和以自有資金進行的投資。


  不過,對于上述牌照中介服務商給出的報價,多位互金業內人士表示,融資擔保牌照有所貶值,沒之前貴了!


  其實,不僅融資擔保牌照,互聯網小貸牌照目前的價格較前期也有明顯降溫。據了解,曾經以“億”為計價單位、較為“干凈”的網絡小貸牌照現在僅需7500萬元加上部分手續費就可以完成股權變更。


  對于兩類牌照價格走低的原因,筆者采訪了數位業內人士,給出的理由大致為:此前,網絡小貸牌照動輒上億的價格是因為當時大家以為這一牌照“很好用”,但現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發現面臨監管的限制政策較多,而且部分業務也可以通過別的渠道操作;而融資擔保牌照價格走低主要是因為互金行業目前整體行情不好,此前不少中小型互金公司覬覦融資擔保牌照是因為也想跑上助貸的賽道,但隨著行業資金鏈越來越緊張,市場環境趨嚴,不少公司現在還面臨著生存問題,更不用談下一步發展了。


  關聯擔保之憂


  目前監管針對融資擔保是否是網貸平臺的關聯公司并未作出明確限制性要求,在法規要求內展業也滿足銀行的業務鏈條風控要求即可。


  據了解,融資擔保公司擔保模式主要流程為借款用戶直接向助貸機構申請借款,助貸機構對借款用戶進行初步篩選、資質評估,并將合格借款人推薦給金融機構,金融機構再對借款用戶進行風控審核、放款,助貸機構在此過程中會引入關聯的融資性擔保公司或第三方融資性擔保公司,若發生逾期,由融資擔保公司履行擔保責任,向金融機構進行代償。


  彭天表示,他接觸過不少做網貸平臺的客戶,因為目前網貸有轉型做助貸的趨勢,而網貸平臺在和銀行合作的過程中,銀行會針對擔保公司這塊有要求,所以大部分頭部網貸平臺手上都有融資擔保牌照,而且越來越多的中小平臺也加入了這個陣營。


  “我們去年談成了30多樁牌照門戶,90%以上都是網貸平臺。”彭天說。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融資擔保牌照具有擔保比例要求和擔保多樣化的特性,所以部分網貸平臺手上甚至有多塊融資擔保牌照,而且有些網貸平臺手中的融資擔保牌照并不是以自己公司名義拿下的。


  筆者注意到,有部分網貸平臺并不愿意讓外界知道他們手握著融資擔保牌照。這是為何?助貸機構引入關聯的融資性擔保公司,又是否涉及“自擔保”?


  王詩強稱,平臺不愿向外界透露可能是出于保護商業機密的需要,或者是合作的銀行對融資擔保公司的關聯方有相應的要求。


  王詩強進一步分析,從監管角度來看,他們更關心融資擔保機構與銀行具體在擔保過程中的合作情況,比如是否超額擔保,有沒有在規定杠桿率內展業等。而從銀行風控的角度來看,除了融資擔保機構的合作規模情況外,其對融資擔保機構的關聯公司也會有一定考量,比如如果融資擔保機構中涉及網貸平臺,那么他們會重點關注該網貸平臺的業務情況,是否存在負面新聞等情況。


  零壹研究院院長于百程也談到,目前監管針對融資擔保是否是網貸平臺的關聯公司并未作出明確限制性要求,因為如果融資擔保公司是某網貸平臺的關聯公司,但是其也是獨立法人,還有其他股東,如果是在法規要求內展業也滿足銀行的業務鏈條風控要求即可。


  而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并不涉及“自擔保”問題。王詩強稱,因為網貸平臺助貸的標的是借款人的借款訴求,而不是平臺自己的需求。


  黃彥也表示,網貸平臺用具有融資擔保資質的機構進行增信服務,就算這家融資擔保公司是網貸平臺的關聯公司也不涉及“自擔保”。她還指出,一個本來沒有金融資質的公司,因為有融資擔保資質的加持,銀行會更愿意合作。


  助貸“水很深”


  與傳統金融機構嚴格合規性的要求相比,P2P網貸平臺之間的助貸要求更為寬松,所以經營后一種“助貸生意”會更有利潤。


  除了關聯擔保之憂,助貸業務本身還衍生出了不少新花樣。


  與業內人士馮冰(化名)聊起助貸業務現狀時,他對記者透露,實際上,除了給傳統金融機構助貸之外,平臺與平臺之間的“助貸”形式也很常見。


  2017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聯合下發《關于進一步做好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各網貸平臺化解存量、嚴控增量。整改期間,從業機構存量不合規業務要逐步壓降至零,不得新增不合規業務。


  在強調“不合規業務不得新增”的同時,《通知》還提出了互聯網金融機構數量和業務規模雙降的要求,其中業務規模主要指的是貸款余額或者業內常說的“待收”。


  時至2018年底,監管對于“雙降”的要求升級為“三降”,除了上述《通知》提及的降余額,還包括降人數和降店面。


  “從去年底開始,P2P平臺之間的助貸,要比跨領域的更加活躍。”談及具體原因,馮冰表示,比如A平臺資產多,但是由于“三降”的要求,所以平臺控制著業務規模不增長,于是A平臺就把資產導給B平臺。


  馮冰告訴記者,“與傳統金融機構嚴格合規性的要求相比,P2P網貸平臺之間的助貸要求更為寬松,所以經營后一種‘助貸生意’會更有利潤。但是P2P網貸平臺之間的合作一般不宣傳,所以外界看不到這部分最掙錢的‘助貸業務’。”


  除了馮冰提及的上述助貸操作手法,還有一些實力雄厚的大公司有著更加隱蔽的游戲規則。


  “某公司和傳統金融機構的合作放款量很大,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該公司在銀行買了大筆金額的理財產品,后續銀行以大約300%的杠桿率向該公司進行授信。”另一位業內人士透露。


  就此,筆者向一位銀行人士求證該操作的可行性,該銀行人士表示,這種玩法不太現實。特別是包商銀行事件以來,銀行針對資金端的風險把控非常嚴格,不太會給類似網貸平臺的機構億級別的授信,千萬級別可能有,但也不會是加杠桿授信,而是打折授信,比如只給購買理財產品90%的額度授信。而且對網貸平臺而言,如果真的以購買理財產品的形式來獲得授信額度也會比較吃虧,從利息上看不太劃算。

中國廣告門戶網


  • 上一篇新聞:
  • 下一篇新聞:
  • 發 表 評 論

      姓 名:   性 別:
      Q Q號:   Email:
    我要給這篇文章評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請自覺遵守,注意文明發言
    企業推廣
    企業服務

    深海寻宝援彩金 865棋牌app下载 上海时时哪儿买的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重庆时时直播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时时彩组三稳赚方法技巧 做大型工地的电线电缆赚钱吗 微信捕鱼游戏大全免费下载安装 淘宝要投多少钱才可以赚钱 快乐12选5走势图 六肖平码怎么赔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技巧 吉林快3预测推荐号码 菜市场卖牙膏赚钱吗 重庆时时龙虎3期计划免费